首页 >> 租房准备

各种酒的气味混在一起搭配

2020-05-29 来源:宁国租房网

各种酒的气味混在一起,形成另一种味道,辨不清让人喜欢还是讨厌,这是一种新的气味,弥漫在闪烁的灯光下,又被晃动的人影撞散了四处游荡。喜欢这味道的人进去,不喜欢的出来,出出进进的人影在寒冷的午夜中那一个酒吧的门前飘舞着,如一个有心事的人拿一支笔在纸上来回地画着,线条是轻的。

她从那些身影里分离出来,离酒吧越来越远。

冬日的黎明,一条铁路延伸十几米就消失了,雾霭沉沉。

一个人的身影,沿着铁路在雾中的线条移动,黑色的大衣长长地垂着,黑色的皮包在手中似乎要落在地上,长发没有风的吹动听话地伏在肩上。

人向右转,敲打一个小屋的门。

门前一堆垃圾,她下意识地提高了手中的包。破烂的门开了,一股味道从屋子里冲出来,她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。

“什么事?”一个身体佝偻的老妇人,衣服脏得看不出颜色,头发凌乱地挽着,与衣服颜色混在一起,除了脸有些区别于其它外,找不出第二种颜色。

掏出一叠百元的钱放在老妇人的手上,“把你的房子借我一个月!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不够吗?再给你!”说着手又伸向皮包。

“不,不是……”老妇人用手去拦她的手,却又迅速地移开。

“你看,这房子,你要用,你给我一张就行了……”

她明白,这样的人也只有在这个小屋里存在,这才是她应该选择的地方。

三天以后的夜晚。铁路边的一间小屋亮起灯,透过白色纱帘溢出窗外。在夜间,给人怪异的感觉,若多看一会儿,消失了怪异感,是一种更特别的韵味。黑夜中的灯光,与夜色自然相溶,因为冷,又有些惨白。

走近了,一朵鲜艳的玫瑰映在窗前,给惨白的色调一种挑战。

一位拾荒的老妇人远远地望着这里。

小屋的门突然打开了,她向铁路跑去。

“我出来晚了,火车已经过去了。”

她站在铁轨中间,自言自语的声音落入夜色中。

转身回了小屋,关上门,人影又映在窗前。

白天,小屋没有人,若有,也无人知道。只有那拾荒的妇人疑惑的目光伴着小屋的存在。

这一片的铁路沿线也只有这小屋像屋子,其它连临时搭起来的棚子都没有。

晚上小屋的灯亮起来,屋里有人影在窗前晃动,时而见影子消失,她跑出来又走回去。

一次,两次……老妇人都看在眼里。

酒吧门前,她吐了一地。

“为什么?你们说说,为什么等不到有他的火车?为什么每一辆火车都正好在我出来之前离去……”

看热闹的人很多,指指点点,没有一个人回答。

拾荒的老妇人,慢慢地走过来,一手拉着一个看似沉重的麻袋,一手过来扶她。她的身体好似找到了依靠,把全部重力都移向老妇人一边,两个人摇晃着前行,把那些陌生人的笑声抛弃在身后,最后那辛苦捡来装满废品的麻袋也被遗弃在路上。

铁路上,两个人坐着。

天上没有星星,只有铁轨清晰着冰冷的感觉。

她说:“为什么我总能听到火车的声音,却不见到火车?”

“我在这里从来没有听到火车的声音,更不可能看见火车,这是一条废弃的铁路,很早就不用了!”

“不可能!”

“真的!”

“真的,不!假的,我每天都能听到火夫妇二人思考再三车的声音,可是等我跑出来总是迟到,三年前,要是我早来一步,一定会拉住他,不会让他登上火车的。可是我迟到了,我看了他留下的纸条,虽然犹豫一会儿,可是你知道我很快就去追他了。你说,我怎么可能放他走!虽然他爱她,可我也爱他啊!都怨那天的雨,你说,怎么就突然下雨了呢?”

“天有不测风云,我有时捡废品,就为了多捡那一分钟,就会被大雨淋透,所有的都要再铺开来晒干。”

“下雨了,我还是没命地跑,摔倒了,我可以再起来,可是火车还是走了……等不到他,我也没机会随他而去!”

“他去了很远的地方吧?”

“他坐火车走的,越走越远,信也没有,也没有,什么都没有……”

“他在哪个车站坐的车?这个铁路五年前就是废的了!你用我的房子,从来没说是想等火车啊,那钱我还给你……”

“火车会来的……”

她说累了,睡着了,依在老妇人的怀中,根本没听老妇人后面的话。老妇人把她扶回小屋。

一张白色的床,一个依窗而立的窄窄的白色的小架子,架子的宽度只能放下那只花瓶,望着瓶中几枝艳丽红玫瑰。“这已经不是我的家了!”老妇人把一百元与花瓶摆在一起,然后关上了门,走了,远去的人在黑夜中连影子也没有。

一天,拾荒的老妇人,站在小屋前,凝视片刻离去。

又一天,老妇人再次站在小屋前,推了推门,门竟然开了。

当她再一次来到这里,看到那个白色的架子上落了一层土,还有那一百元钱也快要被尘土掩盖了,瓶中的花只有暗暗的三片无精打采地挂在枝上,她才开始把自己拾荒的工具拉进小屋……

一个月以后,老妇人再次回到小屋的时候,特意把那瓶中只剩两片的玫瑰花,轻轻地吹了一下,吹落几许尘土……

共 180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她从酒吧里出来,住进了铁路边拾荒者的小屋,为的是等火车,等那个三年前坐火车离开的负心人。可是,她等的火车却一直没有来,也永远不会来,因为这是一条废弃的铁轨。当拾荒老人再次来到小屋,已经人去楼空,那朵艳丽的红玫瑰早已凋谢,覆盖了尘土。有一句歌词唱得好:“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。”菜籽临储点燃菜油市场做多热情爱情一旦远去,再等已是没有任何意义。就好像那条废弃的铁轨,再也没有火车通过,再也听不到火车的轰鸣声。小说的情节很简单,写法别具一格,借鉴了西方现代派小说的一些手法,用象征和隐喻,来表达自己对爱情的思考。荐阅!问好作者!遥祝快乐!【:燕剪春光】 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17: 9:10 问好爱是最美!小说写法很有新意,欣赏学习! 有花皆吐雪,无韵不含风

2楼文友: 08:18:44 很耐人寻味的一篇小说,欣赏拜读了。

楼文友: 18:57: 8 品文品人、倾听倾诉,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;

灵魂对晤、以心悟心,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。

善待别人的文字,用心品读,认真品评,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!

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、舒心、优雅、美丽的流年!

恭喜,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。感谢您赐稿流年,祝创作愉快! 爱,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,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。

西宁治疗白斑病费用
热淋清颗粒的作用
宝宝积食拉肚子